菩萨蛮·枕前发尽百般愿

2017-11-15 16:30:15

作者:admin

  枕前发尽百般愿,要休且待青山烂②。水面上秤锤浮,直待黄河彻底枯。
  白天参辰现③,斗极回南面④。休即未能休⑤,且待半夜见日头。

正文
  ①菩萨蛮:词牌名。近人杨宪益《零墨新笺》考据《菩萨蛮》为古缅甸曲调,唐玄宗时传入中国,列于教坊曲。变调,四十四字,两仄韵,两平韵。②休:放手,单方隔绝干系。 
  ③参辰:星宿名。参星在东方,辰星(即商星)在西方,晚间此出彼灭,不克不及并见;白昼一同消失,更难觅得。 
  ④斗极:星座名,以地位在北、外形如斗而得名。 
  ⑤即:同“则”。

赏析
  它没有文人词深婉迂回的品格和宛转蕴藉的神韵。从写法上的摆设、衬字的运用、表意的凶暴直露看,似元曲。但又无元曲的圆熟流丽、挥洒迂回。但是它却冲动民气,千古不衰。
  缘由在于主人以忠贞热烈的情感激起的想象和这种想象的熏染力。词中的想象多样而新颖。主人公连续想到六种天然风景和非理想景象。青山、水面、黄河、参辰、斗极、日头,这些是习见的,并不奇。但经浪漫主义的想象之后,立即变得引人入胜了。这些奇想重复表达了主人公的愿望,使人感触清楚有一种“理”在:真正的恋爱纷歧定是曾经持久不分的,而是盼望海誓山盟的。假如没有这种盼望,整日厮守也徒然,有这种盼望,即便天南地北乃至人世天上的别离也完满。在主人公的眼中,恋爱与江山同在,与日月共存。夸大地夸大了恋爱永固,但又不以为过火,读者只为主人公高尚的情感而冲动。相形之下,那些不严峻的恋爱观是何等昏暗、充实和微小。由倾慕进而想到主人公云云之情是怎样发生的。
  虽然要素多种,依如今的了解,最紧张的是它有空虚的内容。但词中却只字未提,明快而又耐人寻味。诗中的想象是宽广大胆的。由大地到天空是其想象的空间,由江山到星日是其想象的工具。以宇宙间最宏伟的风景来衬托恋爱,勇于把爱的生命与永久的宇宙并提,构成一种巧妙的类比推理:青山不会烂,水面浮不起秤锤,黄河不会干涸,参星和辰星不会在白昼呈现,斗极不会回到南天,中午不会升起太阳,恋爱不会中缀。如许的类推也可说是理欠亨而情通,在理而妙。诗中提到的天然景象都遵照一个配合的纪律,存在于天地之间,依据人们的经历,这纪律是万古稳定的。词中主人公平是根据这些天然景象与恋爱抱负在工夫上的类似点,停止想象的。但未从正面写,却将爱的中断与这些纪律的改动联络起来让前者发作在后者之后,由于后者是不会完成的,前者就不会发作。恋爱永存的愿望被体现得非常生动无力,表现了从背面写与从正面写的差别结果。对能够呈现的不测的担忧,是更深的爱。愿其持久和惧怕得到固然意思相近,但后者关于工具的保护远胜前者,每每是肉体上难以短少的。诗中的奇伟想象正是由这蜜意所激起,而想象又使情感表达得更真诚、阴暗、坚决、动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