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猎手和小猎手

2017-11-04 19:36:34

  两个猎人骑着马,引着猎犬,急忙地奔往东面的山谷。

  跨枣红马的是村里著名的老猎手尼玛。

  骑小青马的是他9岁的孙子茫汗夫——寒假里随着爷爷来出猎。

  在小茫汗夫的心中,爷爷是真正的好汉。

  他想:这回和爷爷去打狼,肯定要像个成人一样,不克不及再让狼群骚扰我们的羊群。听爷爷说,这主要打的狼在20多年里频频遭遇频频脱逃,是一只素性狡黠,欠好凑合的生灵。

  在山坡上的小草房里歇脚时,爷爷和小茫汗夫喂饱了猎狗,决计和这只狼一决输赢。爷爷还手把手教给小茫汗夫凑合野狼的方法。

  路上,他们发明了狼的脚印。“这是一只很大的狼。”爷爷说。小茫汗夫不由吃了一惊。

  看到路上被狼吃失的家畜的尸骸,老猎手愈加悔恨这只狼了。他对孙子说:“狼如今吃饱了肚子。留意,它是警觉性十分高的植物,听到一点动态就会跑失!”听到这儿,小茫汗夫不由想起了关于这只狼的种种传说:有人说马和猎狗基本撵不上它,有人说子弹伤不到它的皮毛。

  在野狼出没的山岩,爷爷苏息时,小茫汗夫单独一人进入了茂密的丛林。忽然,马一惊,猎狗也叫个不绝,小茫汗夫一低头,不由吃了一惊。后面的树荫下,有一只硕大的野狼正凝视着他。

  良久,这只狼看看小猎人和他的猎犬,若无其事地进入了森林深处。走进森林时,它还转头敌对地望远望小猎人,那眼神似乎在对小茫汗夫说:担心,不幸的小家伙,我不会损伤你的!

  看到这统统,小茫汗夫出猎时尽力杀狼的心境消失了,也遗忘了身上的弓箭是用来射杀狼的。

  回到爷爷身边,小茫汗夫把方才发作的事变如数家珍通知了爷爷。“真是佛爷保佑,这狼黑白常横暴的。”爷爷惊讶地说。

  夜里,小茫汗夫做了个梦:本人和狼成了好冤家。醒来之后,他把本人的梦通知了爷爷。

  狼在夜里召唤着,声响传得很远。“它曾经老了,那些小狼曾经离它而去了。”爷爷通知茫汗夫。

  吃过早饭,爷爷决心统统地对茫汗夫说:“这狼还在老中央,我们就在那几清除它!”

  小茫汗夫却在内心收回疑问:“爷爷为什么肯定要杀去世这只狼呢?它曾经老了,我们为什么不克不及成为冤家呢?”

  在野狼出没之地,他们发明了那只老狼。老猎手举枪射击,这一枪却没有击中。

  老狼用充溢仇恨的眼神盯了老猎手一眼,转身逃入了莽莽丛林。

  一种异常的觉得涌上了老猎手的心头,他突然间保持了清除这只狼的动机。

  他看了看小茫汗夫。是啊!世上的生灵为什么不克不及自相残杀呢?童心是何等仁慈,他们不肯看到生命之间相互屠杀。

  想到这儿,老猎手收起子弹,和小茫汗夫走在了回家的路上。

  他们感触:丛林中的花卉和鸟儿好像也在欢迎他们。他们和植物是密切的冤家。